1. 主页 > 网络技术 >

B站与搬运号之间的矛盾 好处与利弊的博弈


B站2020年播放量最高的UP主,不是粉丝千万的“老番茄”,也不是B站粉丝最速传说“罗翔说刑法”,竟然是一个平平无奇营销号——“卧龙寺”。

B站民间甚至传播着这样一句话:哔哩哔哩,又名:B站,又名:卧龙寺APP。看视频,我只上卧龙寺APP(bushi)。

世界的止境是不是铁岭果酱妹不知道,(淘宝刷推荐网站:店家社区网),但B站的止境很大概就是“卧龙寺”!而最近“卧龙寺”最近停更的动静,更是引来了凌驾80万粉丝前来“送别”以及发出百万贺电,上万粉丝在留言区中表达不舍。

这“卧龙寺”究竟是什么神仙搬运号?

01

“卧龙寺”究竟何方神圣?

“卧龙寺”以高质、大量地搬运沙雕视频闻名于B站,截至发稿日期,“卧龙寺”的B站粉丝数已达100.5W,播放量超24.9亿,获赞数达6961.2万(拥粉千万的B站一哥“老番茄”的播放量也才15.6亿)。

“卧龙寺”搬运的都是国内外其他平台的视频,有些营销号会“费心”剪去片头片尾、马赛克logo,但卧龙寺真就原封不动搬过来,视频长则几分钟,短则十几秒,视频的标题和tag都十分符合,有时候UP主本人还会在留言区中回覆用户。

账号从2018年4月22日开始更新,两年多来更新了30781条视频,停更前的1月20日,一天就更新了116条视频(但这并不是阿龙的最高记载),视频的更新是以分钟、甚至以秒计算的,用户看视频的速度还没更新的速度快,真·出产队的驴都没有UP主勤劳。

▲ 更新太快,连检测卧龙寺更新希望的爬虫都跟不上

在B站的推荐模型酿成算法推荐后,只要无意中点中卧龙寺的视频,用户的首页推荐很快就会被卧龙寺的视频沉没,有许多没有关注卧龙寺的B站用户反应,他们2020年竟然无意中已经看了几百条卧龙寺的视频,甚至许多用户的年度UP主就是卧龙寺。

而跟据UP主“视觉比拟”建造的《B站UP主总播放量较量》,“卧龙寺”的总播放量在全站排名第七,前6名都是官方频道。

虽然,卧龙寺频繁的刷屏也引起了部分用户的反感,他们暗示:无论在首页推荐中点几何次“不感乐趣”,一段时间后,“卧龙寺”的视频照样会呈此刻他们的首页(也有许多用户从反感伤慢慢喜欢上“卧龙寺”,甚至发生了要把“卧龙寺”奉上百大的梗)。“卧龙寺”也有想到有用户大概会不喜欢本身,甚至提供了拉黑本身的教程。

针对用户对“卧龙寺究竟有没有收益”这个疑问,“卧龙寺”在20年也发出过收益截图,其时“卧龙寺”已有19万的粉丝,但收益只有0.12元,作者本人表明:“赚的0.12元是之前投的一个原创无聊图视频”。

至于用户充电发生的收入,今朝共有446工钱“卧龙寺”充过电,个中294人都是本月充电的(部分大概是为了眷念UP主的停更),而B站的充电收入也不是完全进UP主口袋的。

按照知乎用户“天御”(用户自称是一个UP主)的答复:B站会从中扣30%,用户从iOS、安卓、PC三端的充值的扣费也纷歧样,如果果从iOS端充值,苹果也会从中扣取30%,而安卓今朝不会特别扣费。另外,如果果收入凌驾800块,还需要扣4%的个人所得税。所以,其实“卧龙寺”并没有依靠账号变现。

流量这么大、又不限流、又稳定现,许多用户便开始猜疑:“卧龙寺怕不是B站的官方小号吧?”固然民间按照“卧龙寺”的各种状况,作出了尝试项目、真·B站小号、有B站靠山、平平无奇搬运呆板人等等揣摩,但卧龙寺和B站官方至今都没有回应过这个问题。

然而,(淘宝补单平台),在卧龙寺壮大的背后,是B站搬运营销号越来越泛滥的逆境。

02

B站搬运号三巨头

连年来,B站在加速破圈、商业化的同时,众营销号也循迹而至。今朝来看,B站上最知名的营销号,除了“卧龙寺”外,另有“大霓奈”和“牛滑墙”,B站用户还为这些稍有名气的营销号豪情赋诗一首:

1、大霓奈(67万粉丝14.3亿播放数4974.1万获赞数)

“大霓奈”算是一个较量非凡的营销号,固然账号主页的通告都已经写明了“每天搬运沙雕视频”,但她却能左手一个“B站知名搞笑UP主”认证,右手一个“B站官方签约女主播”称呼,连主页banner都是明大白白引导粉丝怎样去直播间氪金的。

“大霓奈”是从2019年9月开始频繁更新的,每天搬运的视频不多,一天多则十几条,少则几条,此刻的重心已经转向了直播偏向,也有宣布定制起床铃声和原声视频。一言蔽之,“大霓奈”就是规范的操作搬运视频涨粉后,引导粉丝到直播间举办变现的账号。

2、牛滑墙(2.9万粉丝2.6亿播放数206.8万获赞数)

别看“牛滑墙”的粉丝数不高,但知道“卧龙寺”的人都知道它,能被粉丝成为B站搬运号的三巨头,“牛滑墙”照旧有点对象的。

“牛滑墙”账号在2月14号曾一度被封,作者在账号被封前猖獗在其他UP主的视频下留言,体现“卧龙寺”有B站作为靠山,而本身被断流甚至被封的原因就是因为“没人罩”。

▲图源知乎用户“冲破”

而就在“卧龙寺”停更后,“牛滑墙”就把之前在动态及其他UP主评论区中有关的言论删除了。1月25日,“牛滑墙”的账号被解封,并开始开通直播引流,但因为UP主在直播中裸露上身,“牛滑墙”的直播间今朝已被封禁。

固然这样看来,“卧龙寺”好像是B站营销搬运号中清流一般的存在,但也不可否认“卧龙寺”的视频就像病毒一样无孔不入地存在在B站的氛围里,甚至潜移默化地改变着B站的内容生态。沙雕搬运短视频盛行的B站,确定照旧之前那个B站吗?

03

低质搬运与优质原创

流量与内容的矛盾

阻挡“卧龙寺”一类搬运号的B站用户和UP主,(微信视频号刷点赞平台:店家社区网),除了在意首页推荐被入侵外,更多是不忿:如果果这些粗制滥造、随手搬来的内容都能得到那么多流量,我为什么还要花时间去做内容?官方凭什么给搬运号流量,却不扶持去我们这些小号?

而部分搬运号的粉丝却认为:营销号粉丝多是因为有需求,他们能提供一个会合看短视频的处所,视频质量也还不错,何乐而不为呢?

搬运号与原创UP主、不爱看的粉丝与爱看的粉丝,四者之间的矛盾就此发生。

但存在搬运营销号的平台远远不止B站,可以说,今朝各平台上都存在各式百般的搬运号和营销号,而它们与平台并不是天然的仇人,平台需要它们充分平台内容,也需要它们给本身带来流量。两者之间其实是一场好处与利弊的博弈,就看平台选择先走哪一步。

而搬运号另有一个绕不开的问题:版权问题。

按照12426版权监测中心宣布的《2020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陈诉》显示:

2019年1月至2020年10月,12426版权监测中心对10万多名原创短视频作者、国度版权局预警名单及重点影视综等作品的片段短视频举办监测,笼罩作品量凌驾1000万件,累计监测到3009.52万条疑似侵权短视频。

独家原创作者被侵权率到达92.9%,(抖音开购物车网站),平均每件独家原创短视频作品被搬运侵权5次;非独家作者疑似被侵权率为65.7%。

但陈诉中同样也有指出今朝短视频维权的难点:

1、作品性质认定难;

2、短视频确权难;

3、平台管理审核机制各异;

4、权利人维权难度大(如果跨国平台侵权)。

而B站和“卧龙寺”的例子中,显示出短视频搬运中另一个矛盾点:搬运号搬运了其他平台的短视频,被搬运的这个人意外在平台上大火了,厥后平台方邀请了这位创作者入驻,那之前搬运号搬运的视频要不要删掉呢?

这个矛盾的选择,在“卧龙寺”身上产生了两次:谭警官“谭乔”以及“自来卷三木”。

谭警官和三木在入驻B站之前,大火的视频都是由“卧龙寺”搬运的,而B站年度陈诉“你最喜欢的UP主”页面中,显示“卧龙寺”的代表作品就是谭警官的视频,而“自来卷三木”更是在有“卧龙寺”搬运视频的热度打底后,入驻两月便涨粉百万。

B站在邀请谭警官和“自来卷三木”入驻后,并没有删掉“卧龙寺”本来的搬运视频,(淘宝补单平台),两位创作者也并没有前去维权,而是继续在B站上创作更多新内容(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猜疑“卧龙寺”是B站官方号的原因)。

B站与搬运号的矛盾,也是此刻大大都平台与搬运号的矛盾。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,B站的搬运号问题,只是其他平台也遇到过的、在商业化中的拦路虎之一,如果何去均衡搬运和原创的天平,照旧要看B站日后的选择了。


【转载说明】   若上述素材呈现侵权,请实时接洽我们删除及举办处理惩罚:

TAG标签: 抖音 卖课 教育号

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发布,如涉及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删除

相关推荐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1026273475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